• 陶瓷艺术大师曹亚麟《光·月·天涯共此

    2018-03-23 115浏览

    海天一月,光影惜年 欣赏曹亚麟的名作《光·月·天涯共此时》一壶,犹如走进了静谧流年。岁岁年年家和圆满,明月寄相思,而这把精心制成的紫砂壶,在意境的表达上更进了一步,以“月”为意象载体,层层展开,幻化的云彩,月宫的玉兔等,处处升华内涵,在强烈的艺术感染中,祈福人和家圆,平安幸福。 创意—与高雅格调兼容 艺术创意是艺术的特性,更是艺术作品的生命。在《光·月·天涯共此时》里,我们能够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而这个颇有诗意的名字,似乎已注定它高雅格调的身份。于是,作品在造型上的创意,无论大刀阔斧还是细致入微,都足以让人眼前一亮。扁圆壶身,光润如玉,壶身花纹,像飘逸的云彩,像流动的霞光,虽无处刻画“光”这一意象,却在壶身的烘托中,流光溢彩。再观此壶,“月”意清晰,壶身便是一轮穿梭在流云间的皎洁圆月,若隐若现更具格调,而位置偏上的圆圈形壶把,更似一轮升腾的明月,从海上升起,共筑海天一月,彼此呼应,寄达思乡情。壶钮微塑一只兔子,它是来自月宫的玉兔,伏在壶顶,长长的耳朵,肥硕可爱的身体,悠闲的神态,惟妙惟肖,生动逼真,此处塑兔,再一次与“月”相关,“月”的主题处处紧扣。由此,光、月、天涯之情,完美地合为一体,在流云般的艺术语言中,演绎着高雅格调,品位含蓄却又不拘一格。 而创意的制高点,莫非壶身装饰了。如此光怪陆离的纹饰,叫人神醉其中。这里便是采用紫砂艺术品装饰中的“绞泥”工艺了,绞泥,总是能幻化出让人称奇的画面,而在这件作品中,这些与壶身彼此相吸的纹理图案,更是曹亚麟高深技艺的体现,能将绞泥工艺娴熟运用,定是制壶佼佼者。我们惊叹这把精致的砂壶,竟然深藏如此多绝妙的创意! 内涵—与优美意境并蓄 《光·月·天涯共此时》是曹亚麟《光》系列作品之一,优美意境、高雅风格早已深入人心,但身为当代紫砂陶艺界独树一帜的创新型壶艺家,他更善于用丰富的紫砂语言,记录时代的印记,表达朴实的心声,在这件作品里,我们便能读出深厚的思想内涵。它流露着国人祈祷家和人团圆的最真切情感,它表白着人们对平安幸福的渴望心愿。壶上,每一处意象:月、云、兔,每一颗砂质,都饱含着作者拳拳热切之情,在这片优美的意境里,还有谁不被深深地感染呢?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人间盛美满,佳壶寄团圆。

    绞泥紫砂艺术装饰

  • 当代紫砂大师一言难尽的竹海印象

    2018-03-21 77浏览

    此时此刻,无论是偶尔路过,还是真心驻足,当你面对曹婉芬的经典之作《竹海提梁茶具》时,请凝神、闭目、安思,毕竟在这套茶具里,有你心驰神往的钟灵毓秀,有与你一脉相承的风土人情,进而体味出竹海佳境的神闲之妙。 荆溪风韵,江南倩影。 此为前调。陶都宜兴自然条件优越,自古便有“竹的海洋”之美誉,有竹的地方从来不乏文人雅士眷顾,而在这片紫砂的国度,竹子常常成了造型立意的主角。《竹海提梁茶具》显然亦是以此为题,曹婉芬独辟新意,于潇洒竹海中诠释荆溪之美,江南之美。 曹婉芬竹海提梁茶具 竹海印象,茗壶个性。 却道美从何处来。其实,哪怕你只是轻描淡写地综览这壶与杯的演绎,你也一定会被这如真似幻的场景震撼。作品整体呈现出一片无边无际的竹海,青山翠竹,完全置身其中,不知究竟有多高多深,都说壶中乾坤大,岂知这壶里壶外早已荡漾开整个自然。而这便是壶的个性,高雅又气魄,与壶身筒上的竹韵合为一体。香茗润齿,轻抚安神,两袖清风。 雕筑工艺,生态缩像。 好壶好意境,工艺之绝,自然不可或缺。曹婉芬经过数十年的兢业耕耘,经验技巧、做工绝技更是不在话下。在紫砂壶上,线条艺术往往能够凸显出更为具象的美感,而能够成功地表现出来则更见技艺高超。在这套茶具上,无论是主壶还是茶杯,线条的幻化、运转绝对让你大饱眼福,每一条线都流畅自然,恰若天成,你只可远观,因为你无法抓取这些流动的美感。主壶上的提梁把由五节竹段构成,左右对称,塑造精致,幅度偏小的三弯壶流,更是神似刚刚采撷的一支四节竹枝,安放在壶上,流与把交相呼应,秉承工艺之美与实用之效。圆筒壶身,大气刚劲,壶盖置于顶面中心,微鼓,与壶肩相切,严丝合缝。竹节桥钮,再刻以三两竹叶作点缀,简洁清雅,竹之韵也。如此,壶体所有造型装饰皆与线条相关,而曹婉芬成功地运用了线条语言。 这套茶具最入目之处,莫过于壶身及杯体雕筑的逼真“竹海”了。作者采用紫砂传统手工技艺中的雕筑手法,使整件作品造型产生生机勃勃的原生态美感,而雕筑之法,更造就了流光溢彩的感官空间。一片竹林缩影到了壶上,繁茂无比,或于竹节处抽新芽,或壮竹参天直上……而这只是一面缩像,天地虽在你我印象中,而乾坤便藏在壶里,这也是构思的哲学之境:乾坤再大,似竹屹立。雕筑而出的“竹海”,惟妙惟肖,倒也有几分传统版画的神韵,遐想翩翩。然而,将线条艺术与雕筑工艺结合,难能可贵,更凸显出作品的艺术价值。 虔诚挚爱,“竹海”争辉。 竹壶常见,只有曹婉芬拥有如此魄力,将整片竹海搬进壶里,无论是制作难度还是繁琐程度都跨上了新的台阶。如果不曾具备对紫砂艺术的虔诚挚爱,谁还能下得了如此决定呢。《竹海提梁茶具》绝对是曹婉芬的呕心之作、信念之作,这一份只为艺术的情愫,似乎又与竹海神闲之妙无意相通了……

    茶具紫砂艺术曹婉芬

  • 一代陶刻大师谭泉海代表作《江南春》

    2018-03-21 106浏览

    多情江南,点缀了历代着色温柔的水乡情怀; 一帘春光,氤氲在这把流芳人间的紫砂壶上…… 但观这款出自谭泉海大师的《江南春》,不觉荡气回肠—江南的烟雨随风飘逝,江南的草木生生不息,江南的小桥流水依旧如斯,只有人们心底久违的江南情,无法言传,却最是动容。而谭泉海大师通过从容的构思与创作,于作品里向人们展示一幕幕江南春景,流露一阵阵江南温馨。 整件作品围绕“江南春”这一主旨,凸显水乡江南由景触情的“温馨”之意,妙趣横生。整壶圆线互济,造型大方简约,细节精致不凡,一丝一毫的细微刻画,使得整器舒缓润泽,更显玲珑体态,叫人览之舒目悦心,爱不释手。在泥与火的淬炼下,《江南春》越发显得温润如玉,似佳人肌肤,细腻光滑,更沐浴春日阳光,折射自然之美色。 谭泉海《江南春》 壶体造型凸现江南所特有的人文景观—小桥、流水、人家,以江南山水构筑整把壶的艺术与情感基调。直流、飞把、桥钮,流线般的造型,彼此呼应,简洁的立体空间,轻描着江南缩影,叫人心驰神往,谁不忆江南?譬如,壶钮形似江南特有的望风亭,水乡有深意,不如望风亭;又像一座青石桥,泛舟鳞波里,红颜桥上走。当然,壶身及壶盖的线条装饰及恰到好处的搭配,更为如梦似幻,达到画龙点睛之效,“动感”二字不言而喻。壶身刻有五条回旋纹,雍容大气,如江南流水,波浪潺潺;壶盖清刻两圈圆纹,依壶钮而荡开,恰春日惠风,水面涟漪。 《江南春》造型之精巧堪称一流,不止如此,此壶最是叫绝处,非壶面诗画莫属。作品分明是文人壶里的“集结号”,壶身一面精刻江南山水画面,山俊俏,水柔情,一草一木皆赏心悦目,舟楫泛于晨曦之中,悠哉悠哉,文情墨趣,交映生辉,好一幅江南春景,人间天堂!且看壶的另一面,书法清雅独芳,内容为画作的诠释,此书法熔古铸今,尤工八分,潇洒雄逸,自成一格。“江南春”三个大字一语中的,升华着整件作品的意境…… 谭泉海大师以壶为载体,在方寸五色土上,演绎陶刻风流,诗、书、画、型、铭交相辉映,浑然天成,国画书法之精髓在此融会贯通,或抑扬顿挫,或逆锋疾施,其清新俊逸的艺术风格,自然融入于《江南春》中,使得整壶更具艺术与收藏价值,它的“真身”现已经被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一把小小的壶,盖天地灵气,却已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传播紫砂文化的使者。 江南之春的无限温情,总是人们一生不忘的爱的烙印,《江南春》,更是把江南春景绘尽其表,让人心潮澎湃。在这一抔紫泥的背后,渗透着谭泉海大师对家乡的浓浓深情,而这一丝一毫的情感,融注于一把紫砂壶的小小世界,又是何等的难能可贵乎! 大师级的思索,紫砂艺术的春天,在这一幕幕江南春光里,不言而喻……

    书法紫砂艺术刻绘

  • 紫砂大师一次艺术创新之举 成就《怒放

    2018-03-21 84浏览

    就像一朵春日里的花朵,它或娇艳欲滴或怒然绽放的生命姿态,都是独一无二的风景。而艺术风范,似乎有着异曲同工的道理。第一次看到紫砂工艺大师曹婉芬的这件《怒放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言辞来形容内心的激动,犹如生命中那颗等待奇迹的种子终于找到了奔放的土壤,而这怒放的花姿,便是生命的诠释。 或许,《怒放壶》之所以让我们怦然心动,皆因它深藏的内蕴,而一把壶的价值与生命力,正是由其内涵来定义。你我只是壶外人,是匆忙的过客,在怒放的光芒下驻足冥思,在我们的视角里,《怒放壶》就像一朵争奇斗艳的花朵,用紫砂元素构筑立体之美,而拨开层层鲜嫩的花瓣,里面一定深藏着更多值得你我探究的东西…… 曹婉芬怒放 极具个性的造型特征,是曹婉芬大师的一次艺术创新之举,几十年如一日的工艺钻研,使得她能够从容面对一切的技术难题。《怒放壶》整体是一把紫砂壶,但也有着几分雕塑的气质,它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像一个怒放的生命,提梁升华了作品奔放的个性,似乎拥有了人的性情,具有极强的艺术渲染力和内心感召力。《怒放壶》突破传统格式,雅俗共赏,同时,连接了中西文化元素,现代风格浓重,而这更是一把壶的艺术风范。 再回首,《怒放壶》依然动人心弦,我们依然回顾它独特的艺术风范,其实,曹大师总能变换出不一样的风格,或如行云流水,或威武雄浑,在这把壶中,生命的激情,奔放的生活,年轻的心态格外明显,而这便是作品“怒放的艺术风范”。 说它中西结合,定有一段其物其人其事的回顾,《怒放壶》的创作也不是一蹴而就,是中外文化人超越空间与意识形态隔阂的一次非凡合作。1989年,美国天山公司工业设计家哥拉塔先生来访,他特地设计了一幅艺术作品的平面草图,请曹婉芬大师完成立体创作。由平面向立体展开,这种二维与三维的转换,对每一位工艺师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反复的研究与修改,几经完善,《怒放壶》终于呈现出庐山真面目,让人拍案叫绝。 《怒放壶》最显著的形态特征,便是壶身的花瓣造型,奔放不羁,美轮美奂。壶盖与壶身一体,壶钮亦是用一片花瓣装饰,美观而兼具实用性能。作品点睛之处即是流畅的线条构成,而曹婉芬的线条运用水平简直达到了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程度。但看花瓣棱廓,婉转有力,生机勃勃,而花瓣与花瓣之间衔接融洽,彼此相切,线条运用极其丰富,立体感强,无论从怎样一个角度来欣赏这把壶,都如一朵争奇斗艳的花,而如果从上方俯视它,怒放的姿态则足以震撼人心,壶中绽放出了生命的奇迹。 一定有一颗希望的种子、一颗奇迹的种子,在曹婉芬大师温润的手中,在紫砂泥舒适的温度里破土怒放,盛开出生命之色,也盛开出了《怒放壶》中独具个性的艺术风范!

    曹婉芬紫砂艺术紫砂泥

  • 紫砂界重量级大师徐汉棠《龙宫宝灯壶》

    2018-03-15 93浏览

    徐汉棠大师绝对是当今紫砂界的重量级人物,其名其作享誉五湖四海,若能收藏到他创作的紫砂艺术作品,更是价值连城,荣幸之至。 我等只是壶外客,今日有幸得见大师经典精品《龙宫宝灯壶》,格外用心,更格外动心。好作品无需佳话点缀,一眼观之,就注定爱之不已。 《龙宫宝灯壶》只是徐汉棠大师众多佳作中的一件,冰山一角却已足够震撼,此话不假。论造型、论工艺、论构思、论意境,实在是无可挑剔,完美至极。 恍恍然仿若置身于传说中的龙宫里,金碧辉煌,歌舞升平,那一盏“龙宫宝灯”尤为醒目,氤氲的氛围中,饱满着富丽堂皇、吉祥如意的气息。一方古韵、一抹高贵,带着你我神游暖梦,斑斓的色彩更演绎出绝代风华。 《龙宫宝灯壶》像一只火红的大灯笼,通过紫砂来塑形,不仅保持了灯笼的神韵,更增添新意,提升了品位。壶身饱满丰润,浅口圈足上下对称,壶身筋纹雕琢细心,间隔不偏不倚,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都能感受到作品严谨的艺术风格,它生动可掬,它高贵典雅,正是如此,它才配得上称作一只“龙宫宝灯”。三弯流、圈把、平盖、桥钮,典型的紫砂壶特质,在徐汉棠大师的手中,铺满了浓郁的古典气息。 作品传承古典气质,更融入了现代装饰工艺,于梦幻般的色彩、天成般的贴塑中,营造张扬活力的视觉空间,让人在品位古韵的同时,感受现代艺术之美。 贴塑工整,对称严谨。如意花瓣,造型精美,雕刻堆贴极为精心,一圈肩、一圈底、一圈平盖,大小一致,上下沿筋纹对称展开,美不胜收,而凸起的质感,充盈着紫砂的珍贵气息,把玩抚摸,自是另一番享受。 色彩艳丽,堪称主角。《龙宫宝灯壶》色彩斑斓璀璨,它是龙宫里的宝贝,它夺目耀眼。壶身与壶盖构成的朱红色主调,映衬着喜庆和欢娱。壶嘴、圈把、桥钮装饰成非常难得的墨绿色,格外醒目,壶口一圈与壶底圈足同样装饰成墨绿色,红绿色彩搭配和谐美观,视觉效果极佳。鹅黄色的如意花瓣更是起到锦上添花之效,色彩上似乎泼上过一层油,鲜亮无比,但它鲜艳而不腻,丰泽而古韵清新,一只龙宫宝灯的形象跃然入目。 欣赏徐汉棠大师的《龙宫宝灯壶》,不禁叫人折服于大师的敬业精神,严谨细致的工艺,更折射出他对紫砂艺术的虔诚与追索。作品构思巧妙,浓缩古今艺术特色,更升华主旨,寓意如意富贵,吉祥永恒。

    紫砂艺术如意双色泥

  • 陶刻大师鲍志强佳器欣赏

    2018-03-15 96浏览

    透悟先贤经典,定格五代诗韵翰墨,入壶即留香,惊为神来之作。 你一定会非常虔诚地凝视鲍志强大师的《五代诗韵留香壶》,即使你一直在走马观花,但在这里,你不得不为艺术的博大精深和紫砂壶的气场魅力深深打动。也许,这注定是一件淘炼历史并书写历史的珍作,也许,鲍志强大师注定是为紫砂艺术而生的…… 作为紫砂这门古老艺术领域的佼佼者,鲍志强大师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继承者,更是在艺术创作中集技、艺、道于一体,以技为本,以艺入道,由道观技,且使得技、艺、道三者相得益彰的大师。 这一款《五代诗韵留香壶》,壶体以古竹简为基调,泥质清润,恰到好处;壶身秀气挺拔,方圆相辅,刚柔并济。壶盖配以圆形如意,意在如意当头、事事顺意;圆顶似一门楣,把一笺藏书置于室内,文人墨士往来有鸿儒;壶嘴隐于一方书简中,不宣不噪、不骄不闹,于简中见高节,于静中隐动,于朴素中显高贵;壶把似一利戟,意在抵挡外界的侵扰,它的设计使整壶结构更为平稳挺拔。一壶乾坤意,尽在大师胸中呼之欲出。 也有人说,圆盖方身尽法中国天圆地方之古意,壶把如湖笔,壶流如徽墨,壶身如汗青,壶盖如端砚,一气呵成文房四宝。 壶味的个性,文化的包容,是作品形神俱佳的妙义所在:好作品总能营造无限的思维空间,带给人遐想的乐趣与思考的空间,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集思广益,最为神韵。 紫砂因为文化的参与而提升了品味,文化因紫砂为载体而发扬光大,作者的艺术思维在该作品中得到了很好的展现。《五代诗韵留香壶》构思独特,极具视觉冲击力,壶身铭文更是整把壶的精髓所在—“泉嫩黄金涌,芽香紫壁裁”取之于唐朝杜牧,“汤嫩水轻花不散,口甘神爽味偏长。”取之于宋代梅尧臣,“一欧春露香能水,万里清风意已便”取之于元代元好问,“紫英凝面薄,香气袭人浓”取之于明朝文徵明,而清朝董之恺的“一枝碾破愁千结,好共二泉同啜”更是说出了此壶的妙境。鲍志强大师在紫砂这一特殊的材质上,以刀的深浅轻重,表现出“笔墨”味道,空灵简洁而意趣横生,与造型交相辉映,文学气息浓郁,是为文人雅士品茗之佳选。 创新必是对知识元素有新的领悟并融会贯通,而别出心裁的创意正是这把《五代诗韵留香壶》的特点,它集陶瓷造型美、紫砂材质美、中华茶韵美、诗词文辞美和书画陶刻美“五美”于一体,表现出了极高的文化艺术价值,真可谓“五代诗韵留香,翰墨竹简见长”,融古贯今,千古风韵尽在你我提携品赏之际,潇洒蓄发。

    紫砂艺术紫砂材质紫砂泥

  • 汪寅仙大师,您给天堂带去了紫砂魅力

    2018-03-15 75浏览

    2018年2月28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宜兴紫砂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汪寅仙大师,因病医治无效,于9时28分逝世,享年75岁。 汪寅仙回顾学习紫砂的道路时说,过去老师手把手教她,把前人的技艺传给她。作为这门技艺传承人,她有责任让紫砂艺术在她的手上传下去。当年她是这么说的,这一生也是这么做的。 这把蜗牛模样的曲壶, 是手工艺人和当代文人结合创造的 浓墨重彩的一笔, 开创了新的紫砂壶造型先河。 30年前的某一天,张守智因车晚点, 突然想到蜗牛, 以此为契机, 画出一把形似蜗牛的设计草样。 碰巧汪寅仙正准备制作曲线形的壶, 两人一拍即合。 曲壶的圆润不同以往, 渐开线从壶口开始,连接提梁、腹部, 把各分部融为一个整体, 获得面、体、形与空间的和谐。 “它突破了紫砂壶艺术的规律,是现代设计理念在传统紫砂中的体现和尝试。” 于是这把简练质朴、大美无言的曲壶, 成为旷世杰作。 有日本紫砂爱好者甚至把曲壶图样印在自己的名片上做Logo。

    紫砂艺术曲壶宜兴紫砂

  • 宁静芳华 匠心守艺——高级工艺美术

    2018-03-15 68浏览

    夜已深,星更亮…… 蠡河的水静静地流淌着,蜀山老街曾经的繁华与辉煌似乎还在延续,任淦庭、王寅春、朱可心、裴石民、顾景舟等紫砂星空里的一颗颗巨星却已成为回忆;“买田阳羡吾将老,从初只为溪山好”的宋代大文豪苏轼的书院,依然在这里影响和激励着小镇的代代学子;“禅茶一味”“吃茶去”,山腰上的显圣禅寺依稀传来沙弥颂诵的佛经声。这就是我紫砂工作室身边的风景,安静而祥和,诗意而深远。 白驹过隙,转瞬我已从事紫砂20多个年头,琢砂、读书、写字,寄情于砂海之中乐此不疲。每当在泥凳前、台灯下做起紫砂壶,凝神静气,“醉”在其中,不知不觉数个小时过去,才知道该站起来伸一伸腰,直一直腿。经过一道道工序,经过不知多少次的精心打磨,数天之后,自己的作品带着火淬后的温度从窑炉里走出来,幸福之感油然而生,就像迎接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那种快乐只有自己知道。在外人看来做紫砂壶很辛苦,却不知真正爱制壶的人,当他将一团泥变成一把有生命的壶时,是多么的幸福与满足。我千百次抟泥,千百次赋予一块块紫砂泥新的生命,我千百次得到了幸福与满足。“不知是你造就了壶还是壶成就了你”,壶我相融,人生快乐,人生境界。 紫砂壶的价值,重点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紫砂泥的独特性与独有性,全世界只有中国宜兴丁蜀黄龙山有。二是制作工艺的唯一性,在全世界制陶中,只有紫砂壶采用手工拍打成型的唯一方式。三是文化的植入性。紫砂不是宣纸,却具有宣纸的承载功能,诗书画印,均可在紫砂壶上展现。文心入壶,文人的介入,极大地提升了紫砂壶的文化含量与文化价值。北宋有“松风竹炉、提壶相呼”的“东坡提梁壶”,清代有陈鸿寿的“曼生十八式”,近代有顾景舟的“雨露天星壶”,都是文人参与的结晶。紫砂壶因为有文化的植入,它有文化、有思想、有精神,可读、可品、可赏,不再仅仅是泡茶的器皿。 宁静才能致远,迎来芳华;匠心才能守艺,精益求精。以一颗匠心守紫砂这门艺,以一颗匠心制好手中每一把壶,我一路走来,无愧紫砂。一把好壶,外形只是表现,内在的精、气、神才是它的生命。紫砂壶的艺术就是艺与术的完美体现。技术是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认真做,就可以有一件完整的喝茶工具。而艺就包含制作者的文化修养,对传统的诗、书、画、印的认知与理解,对生活的感悟与认识,这些综合素养能涵养制壶者的心性,潜移默化由内心传达到指尖,渗入到壶内,真正成为一个艺与术的完美结合。 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艺术的生活化,生活的艺术化。我耕陶琢砂之余,喜书法与国画的学习和创作,每天挤出两个小时,徜徉在墨海之中,与古人对话,让自我沉浸在山水的世界里,陶冶性情,增加学养。 高山仰止,不断前行。岁月冗长,渐行渐远。蠡河水还在不停地向东流。紫砂的星空必将星光璀璨,让我们把一切交给时间…… 紫砂艺人,以制壶为业。自古以来,大多数紫砂艺人给人的印象是能“做”不能“写”,即能够做出一把很精致的壶来,却动手写不了文章。而今天的紫砂艺人正在以自己的多才多艺塑造着新的形象。卢宁刚能设计,能制壶,能陶刻,能书画,能写文章,称得上是当今的“文化紫砂人”。 紫砂要发展,离不开文化;紫砂要发展,离不开有文化的紫砂人。愿宜兴的紫砂行业涌现出更多的“文化紫砂人”。

    陶刻家紫砂泥紫砂艺术

  • 一代紫砂女将汪寅仙:风骨不朽 精神永

    2018-03-15 62浏览

    1943年6月生于江苏宜兴丁蜀镇,1956年考入宜兴紫砂工艺厂,从师于吴云根、朱可心等著名老艺人。1958年任技术辅导,1973年进紫砂工艺厂研究所专门从事紫砂造型设计创作,1975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1982年任紫砂工艺厂研究所副所长。1988年荣获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和江苏省三八红旗手标兵,1989年晋升为高级工艺美术师并任厂副总工艺师,1989年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及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1990年、1994年被评为无锡市优秀共产党员,1991年起当选两届中共宜兴市委委员,1993年被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994年被评为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并参加省党代会,1995年出席北京第四届世界妇女代表大会并进行操作表演,1997年4月4日被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作专题介绍,1999年任江苏省工艺美术学会陶艺专委会副主任,江苏省政协第六、七、八届委员,2003年被授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2006年任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2007年被授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和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江苏省传统工艺评审委员会委员,2010年获首届“当代名窑特别传承奖”,2011年获省级中国质量万里行“德艺双馨”称号,2012年获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薪传奖”,2013年获中国陶瓷艺术设计教育“终身成就奖”,2014年当选为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女陶艺家分会会长。 60多年来,酷爱紫砂艺术,勤奋研习,探求创新,不仅对紫砂“塑器”(花货)艺术有较深的研究,而且对简练的几何形体也有一定的追求和研究,技术全面,兼容各派技艺。善于将自然界的生物形态融入壶艺之中,施艺严谨,手法独特,共设计创作300多件(套)紫砂艺术品,种类有壶、茶具、咖啡具、酒具、花盆、瓶、文房四宝、陈设品等。作品造型各异,格调高雅,其中4件(套)被故宫博物院收藏;3件被北京紫光阁收藏;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中国工艺美术珍宝馆、香港茶具文物馆、台湾历史博物馆、无锡博物院、中国紫砂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均有收藏,各地博物馆收藏作品有28件之多,还有8件(套)被选为国家领导人出访国礼,“益丰壶”于2014年8月被APEC全球女性领袖峰会获奖者收藏。许多作品在日本、美国、德国、俄罗斯、法国、新加坡、加拿大、马来西亚、澳大利亚、葡萄牙及我国香港、台湾等20多个国家及地区展览。有些作品当场被高价竞购,许多作品成为壶艺爱好者的收藏珍品,在国内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多次参加国际性文化交流的研讨活动。多年来还培养了一批青年技艺人才,总结撰写紫砂方面的文章30多篇,如《紫砂塑器——花货》《紫砂花货艺术及式艺技法》《“曲壶”设计制作的几点体会》《紫砂花货艺术的魅力》《紫砂艺术的内涵》《陈鸣远陶艺欣赏》《曼生壶风采依然》《紫砂壶手工成型的技法》《紫砂五大美》《宜兴紫砂陶》等。1997年出版了《汪寅仙紫砂作品集》,2001年10月在北京中国工艺美术珍宝馆举办“汪寅仙紫砂艺术展”,2009年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持出版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全集——汪寅仙卷》。同时多次向工厂及社会作出奉献。近几年来,还常不定期走向学校及社会的弱势群体做些义务性的技艺指导和授课,2014年、2015年分别收残疾人员为艺徒,使他们在身残志强的人生路上绽放光彩。

    朱可心紫砂艺术紫光阁

  • 紫砂名家王亚琴谈紫砂壶鉴赏技巧

    2017-12-26 222浏览

    2017年第14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于11月4日-6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举行,举办方组织了系列现场访谈,“紫砂壶鉴赏”主题访谈,特邀请知名紫砂艺术家王亚琴,就紫砂泥料、器型、收藏鉴赏、使用技巧等内容,做了详细介绍。 王亚琴出生于江苏宜兴紫砂世家,从小耳濡目染。学校毕业后进入宜兴紫砂工艺厂,凭着对紫砂艺术的迷恋与执着,努力学习探索创新。后又得到多位名师的指点,加上自己对紫砂的热爱,创作出了属于自己独特的风格。 其作品线条流畅,古朴大方,工艺精湛,吸取传统之精华,结合现代工艺之巧妙,作品中充满了生命力和想象力,采用最纯正的紫砂,体现紫砂浑厚生态本质。作品深受国内外爱壶人士的青睐与收藏。 王亚琴的紫砂壶之所以受到茶人喜爱,是由于她的紫砂壶造型美观,风格多样,独树一帜。紫砂色不艳、质不腻,古朴凝重。可以烧制紫砂壶的泥一般深藏于岩石层下且分布甲泥的泥层之间,泥层厚度从几十厘米至一米不等。紫砂的泥主要有紫泥、绿泥和红泥三种。由于泥料的配比不同,还可以得到朱砂紫、栗色、海棠红灯,故而紫砂泥也称“五色土”。素泽的光泽,造型简洁,壶体质朴淡雅,基本是没有雕饰的天然光滑线条,加上紫砂壶属于整个茶文化组成的部分,它所追求的意境,也是茶道所追求的淡泊明志,超凡脱俗的意境。所以紫砂壶的造型也表现出了壶艺的韵致格调和书法绘画艺术,它所用的印款也往往出自金石篆刻名家之手。 王亚琴的壶式样繁多,所谓“方非一式,圆不一相”,有小如桔子,也有瓜形,柿形,菱形,鼓形,梅花形等等,一般多有鼓形的,端正浑厚。壶的色泽也有多种,朱砂,古铁栗色,紫泥,石黄,天青等等,而紫砂壶的形无论什么样子,都会有形象的语言,这种语言是无声的,是以塑造的形象,告诉人们它是一件什么东西,王亚琴每设计制作一件作品,都传达着她的思想,并赋予壶的品位,趣味,以及自己的想象,所以才会显得美,才具有艺术性。但不管款式,色泽如何,最重要的是“壶宜小不宜大,宜浅不宜深”。壶也反映着泡茶人的心境。 王亚琴在2013年得到清华大学教授胡永生老师的指点,在紫砂艺术领域有了新的突破,由胡教授设计,王亚琴制作的壶受到了很多紫砂爱好者的一致好评。 2008年,作品《贵妃》荣获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创新艺术金奖; 2011年,《仿古如意》荣获第三届山东省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2012年,作品《井栏》荣获手工制陶大赛一等奖; 2015年,作品《飞》荣获晟宝杯工艺美术精品大奖赛金奖; 2015年,作品《洋桶壶》被中国宜兴陶瓷博物馆永久收藏; 2015年,作品《高风亮节壶》被海南省博物馆永久收藏; 2015年,作品《松果壶》被无锡博物馆永久收藏; 2017年,作品《飞》荣获外观设计专利证书。

    紫砂鉴赏紫砂泥料紫砂艺术

  • 方薛斐:继承祖辈手艺 不断精进技艺

    2017-12-20 72浏览

    宜兴均陶有着和紫砂一样的声誉和历史,他蕴涵了丰沛的陶瓷文化,带着厚重的地域特征,中国特色,在秦汉,唐宋的宜兴釉陶影响下一路走来,经上千年的艺术创造,获得了“名陶名器、天下无类”的赞语。而说道“均陶”不得不提及一位国际级工艺美术师——方薛斐。 宜兴均陶独特的镶片成型和大拇指堆贴花装饰技法还有绚丽多彩的均釉,彰显了宜兴均陶的文化成就。所谓文化成就,就是在漫长的社会实践中形成鲜明的中华民族精神和本地特性,很东方,很古老,很传统,又很时尚,很质朴,很高贵,从陶瓷文化的角度去观察。这种精神自始至终地包含在它的材料,工艺和气质中。方薛斐就带给了我们许多经典的作品,他生于江苏陶都宜兴的陶艺世家,自幼跟随父亲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方卫明学习均陶艺术。从事均陶陶艺设计制作至今,耳濡目染,基本功扎实,手工技艺娴熟,理论知识研究深入。近年来,新品层出不穷,屡获大奖。 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要懂得去发现生活方能创作也具有神韵的艺术品,方薛斐老师却是一个懂得品味生活的优秀陶艺家。他在创作出一个个绝世经典之作的同时却扔未忘记承担的发展传统文化的重任,他在各种活动中留下自己的身影,为均陶文化的传承与发扬献一份力。 方薛斐老师对艺术的追求永未止步,他的作品也在其不停的进步中得到他人的认可,一张张证书便是他在慢慢走向成功的最好见证。梅花香自苦寒来,你用一颗热忱的心对待这份艺术便能获得最满意的汇报!

    紫砂艺术紫砂名家紫砂大师

  • 紫砂名家万美华:艺境由心发 艺魂源

    2017-12-20 85浏览

    太湖西岸的丁蜀镇大浦村,是夏末秋初里的一幅墨色淋漓的画,这里的雨,极为轻柔,和着制壶人家窗户里传出的抟壶拍击声,是如此的动听,在人们的心底泛起层层的涟漪。一年又一年,像方美华这样的紫砂艺人,生活节奏比城市里的人慢了不止百倍,他们就这样坐下去,忘了尘世的时空。 或许,在他人看来,紫砂工艺师的生活似乎比平常人多一些色彩,去各地办壶展,结交许多文人雅士,其实,那种斑斓只是一种想象的折射,不是紫砂艺人的生活实相。就方美华而言,她从早到晚,坐在家中的窗户下,安安静静地劳动,一刻不歇,哪怕做的壶很少,但也是在集聚着某种力量,于是,她的作品也就成为了终结于心灵的或隐或显的表露。 紫砂壶是一种生活实用品,还是一件艺术品,有一种天成的淳厚、宁静、平淡的特质。玩壶、养壶、藏壶,是一种修心养性,是一种休闲愉悦,是一种情致释放。世上除了金子几乎找不到比紫砂壶更真诚的东西,任何器物有年龄寿命,或应变而变;或越用越旧;或面目全非。紫砂壶不然,它是长生不老千年不朽之物;它水火兼容何惧腐蚀;它冷暖两宜,不挑主人不嫌贫富;它以不变应万变,无论何时何地,哪怕天涯海角,甚至遗忘抛弃入土千年,变不了它的身份和那份真诚。艺术是一种力量,应被用于拓展灵魂。为了不辜负紫砂壶的本质,方美华从学制壶的那一天起,就洗心养心,素面素心,努力让自己成为淡泊静雅的人,让灵魂与砂壶一起升华。 方美华是一名工艺美术师,她1964年出生,受周边环境的影响,从小对紫砂艺术独有情衷。1990年正式入行以来,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她一直坚守自己是一名紫砂艺人的信念,刻苦钻研,虚心求教,从而练就了清湛的工艺技法,使得她的作品构思严谨,格调高雅,有种流润济美、默然而沛的艺术境界。 她说,实则一切手作艺术,皆由人出。人境,艺境,皆自心境。俗话说做一行要爱一行,要做得纯粹一点,不要像猴子那样见好爱好,丢了西瓜捡香蕉,也不要尽是想着那些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到头来只怕是啥也做不成了。浮华时势,浮躁时代,各类艺术也随之与时俱进,热着,闹着,争奇斗艳,唯吸引眼球算计功利为是。但宜兴紫砂艺术,却因独特之工艺所限,尚能“偏安一隅”,悠然自得,虽然也创新,也走向市场化,但推崇传承传统的手作之法。 推崇显然不是固守,对传统的钟爱并不影响创新的继续,探索质疑才能推进,世间万事皆相对存在,传统的“旧”在某个时代也未尝不是“新”的开端,当世之“新”过些年岁也就“旧”了。因此,方美华在创作中力图不对壶风或壶的流派击排斥,不在观念中“排除异己”,喜“融会贯通”,在传统中有新意,使人对她的作品跨目相看。 方美华在紫砂壶创作中,向来主张“境由而发”。她说,艺术创作之心不是开始就会胸有成竹,谁也不能事先未料,未经过构思就完成作品。紫砂壶的质朴、简单、素淡、乃至漠漠无闻的虚静,很容易让人嗅到令人沉醉忘返的文化“真知味”。对于紫砂艺人来说,在既定的闲适空间,以陶冶性灵、抒发幽思的心态去做性情的吟咏,去品味,让思想生长,让艺魂滋长,灵感才会降临。所以“相机而发”在创作中十分重要。诚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囿于传统的规矩,又要合乎个人的认知和趣味,方才“悦己”又“愉人”。所以,方美华经常对她的徒弟们说,只要固守传统紫砂壶的内质,怀一颗质朴之心,方能继续创造出那些既经意之极,又仿若不经意的自然与美好壶作品。 真真可谓明心见性的幸福感还来自于方美华所居住的环境。大浦是名副其实的制壶天堂,这里民风淳朴,人情温暖,农时耕种,闲时制壶,静惬安宁,享受着一份人说人话,鸟归鸟鸣的快乐日子,得取一份无上的清凉之艺术境界。故对于方美华来说,她有一种对紫砂艺术生命的充实感、蓬勃感,油然升起的傲娇,于胸中生出浩然之气,竟然自觉自己壶作品中的乾坤有风雷之声了。

    紫砂壶紫砂艺术紫砂艺人

首页
上一页
1/13
下一页
尾页